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 首页 > 清风论坛 > 正文
【廉政微小说】我不会亏待你的
来源:肇庆清风网时间:2018/9/5 17:48:37浏览次数:1022

邓识垂头丧气地坐在村委会的办公桌前,晦气地嘟囔道:“村干部,有什么‘钱图’?我在德顺市打工时的降温费都有好几百啦!”

大大咧咧的妇女主任翰娇打趣说:“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要请客啊!……”

村支书兼主任莫忠打断翰娇的话语,连忙舞动眉毛挑着眼神对着邓识安慰说:“别急!你难道目光这么短浅的吗?努力干!只要你和我们齐心协力,我不会亏待你的!”

似懂非懂的邓识只好点点头:“好吧,你们都是老干部了,我这个新人就跟着干吧!”

离圩镇足有十五公里之遥的洞南村,偏僻、贫困,就是这个山村的代名词。2014年的春天,洞南村终于得到了一块“大肥肉”。

“这么好的扶贫单位,就该扶持我们这个穷村啊!谢谢啦!”满脸络腮胡的莫忠向镇委书记陈凯枝一边拱手作揖一边信誓旦旦地说,“只要他们的扶贫资金到位,我们一定会能带领村民奔康致富的,陈书记,您放心就好啦!”

春日的暖阳普照在地处高寒山区的洞南大地上,这个早晨,霜雾早早地升腾着,几位村干部也早早地来到了村委会上班。

“我们把海南区政府的30万扶贫专项资金投资到滩尾水电站,每年村集体可以得到3.5万元的收益金。”莫忠提着高亢的嗓音向其他四位村干部宣布了这个消息。

“老婆,这区区的九千八,你拿去随便花!”邓识得意洋洋地回到家里,把刚拿到手的村干部年终工资补助款潇洒地撒到床头边。早已进入梦乡的妻子伍姿兰揉拭着眼睛,半信半疑地说:“当村干部真的这么好捞(赚钱)的吗?”

“升官发财,你没听说过吗?”脱下衣服,邓识就兴奋地冲进了浴室,酣畅淋漓地冲洗着昔日拮据之汗液。

翌年的夏末,邓识喜得贵子,“七朝”(孩子出生的第七天)之日宴请了七大姑八大妈等亲戚,甚是隆重。“满月”之夜,他又邀三五好友和村委会同事庆贺一番,菜肴丰盛,酒浓饭香。席间,好友频频劝酒。

“阿识,可喜可贺啊!”

“当官,添丁,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呀!”

……

推杯换盏的叮当声,此起彼伏的道贺声,在这个夏夜把野外虫鸣蛙叫的山野夜韵之声完全淹没了。

“来,支书,我再敬您一杯,谢谢您对我的厚爱啊!”邓识歪着脑袋、歪歪扭扭挪动并不太听使唤的双腿走近莫忠跟前,碰杯后一饮而尽,随即吞吞吐吐嚷道:“这—酒—好喝—不?”

“好酒!好酒!”莫忠咽下浓烈的酒后,点头并应声说。

“您知道不?这几瓶酒就是用你上个星期分给我的钱买的啊!”

莫忠皱起眉头,瞪大眼睛看着邓识,欲言又止。在座的几位村干部正洗耳恭听之时,莫忠偷瞄了他们一下,不知所措之余慢慢地坐了下来。就是邓识的这番无心之失的话语,让整个热闹的宴席突然凉了大半截。在场的其他几位好友来来回回观察着几个村干部的神色,很是莫名其妙,不知道邓识说错了什么话,也不知道哪一句得罪了村知书。没过多久,喜晏散了,醉熏熏的邓识送客出门后便倒头大睡。

有道是,讲者无心听者有意。天微亮,年近花甲的文书邵球骑着摩托车直奔镇上的农村信用合作社。

“你这个账户不存在了。”信用社营业员告诉邵球说。

“怎么可能?难道是……”邵球听到以“洞南村民委员会”的名义开设的公共账户被取消的消息后自言自语道。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扭头就骑车赶回村委会,若无其事地上了班。

夏日的黄昏,天色突然暗了起来。其余几个村干部已经陆续回了家,邵球独自一个人坐着,点燃烟头,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嘴巴紧闭,那股烟在口腔内了翻转了好几回,很不情愿把它吐出。

雨突然哗啦哗啦地下了起来,突如其来的雷鸣电闪把正在沉思中的邵球惊到了。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手忙脚乱地从挂在裤头一侧的眼镜盒里抽出了黑框老花镜,看到了“莫忠”的来电显示,不慌不忙地接通了。

“你现在过来我家那分给你的几千块钱吧?”

“你也年纪不小啦!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啊!你怎么私下把接收集体分红收益的公共账户改变为私人账户呢?我们每月的补贴和年终补助本来就不合规了。你——你——还要这样做,怎么行?我不要了,你们分了算啦。”当了三十多年村干部的邵球的心似乎五味杂陈,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2016年,洞南村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的早,县纪委的两个工作人员顶着寒意,分别走进了几位村干部的家。

“我其实一开始都不主张他从外地辞工回来当村干部的,现在儿子还不足一岁,当爸的就落得了个‘贪污’的罪名,怎么办啊?”邓识的妻子向纪委的同志哭诉道。高健

中共肇庆市纪委 肇庆市监察委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41484号 Email:zq2233340@126.com

粤公网安备44120202000069号 技术支持:肇庆市新以太科技有限公司

澳门百家乐破解方法